离婚证蒙古文:清代圈蒙文入门教程(..)

清代圈点蒙文”入门教程(..)

满文ū对应蒙文,以及γu和qu中的u;
满文脱胎于蒙文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康雍乾三代时,满语对蒙语的发展有着积极的反哺作用,满文翻译汉文,蒙文再对译满文,对蒙语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,如果圈点蒙文的设计各位严密用心一些,未必不会成为通行的文字,但凡事没有如果,圈点蒙文注定只是历史的彩蛋罢了。

离婚证蒙古文:清代圈蒙文入门教程(..)插图1

清代“圈点蒙文”入门教程(..)

离婚证蒙古文:清代圈蒙文入门教程(..)

爱学习软件翻译不了的语言文字

这件事必须从康熙的《御制满蒙文鉴》开始。玄烨认为八旗蒙古人中学习蒙古语、读蒙古书的人越来越少。从长远来看,经过多年会造成错误甚至中断,于是派人把《御制清文鉴》的满文条翻译成蒙古文[1]。

说到玄烨的孙子弘历,张总觉得蒙古语没有圈点,不懂蒙古语的人很难读懂。如果不清楚,时间长了以后会有更多的错误,不知道真正的发音[2],所以他决定把之前的蒙古语转写成满文。

我从来没有见过乾隆朝的《皇家满蒙古文学鉴》,但据说内容、页码、页内配置、行内字数等与康熙朝前者的《皇家满蒙古文学鉴》完全相同。类比于点满文,我称这种用满文记录蒙古语的文字为圆点蒙文。

虽然乾隆时期没有《御制满蒙文鉴》,但我仔细阅读了《御制满珠蒙古汉字三合切音清文鉴》[3],也有圈蒙文。下面介绍一下这本书的风格:

显然,每页有四个条目,每个条目都是汉蒙满相互注音的。以下是治疗一词,详细介绍每个部分是什么。

为了方便介绍,我给每个地方加了1号左右:满文词条,1号左右:汉字为满文注音;2号左右:汉语音译满语,2号左右:蒙语音译满语;3号左右:蒙语词条,3号左右:汉字为蒙语注音;4号左右:汉语音译蒙语,4号左右:全语音译蒙语;5:汉语词条;6号左右:全语音译汉语,6号左右:蒙语音译汉语。所以4号左右就是我说的圈蒙语,那么圈蒙语是怎么记录蒙语的呢?

满文六元音字母对应蒙文七元音显然是不够的,虽然比蒙文自己的三个半多[4]。必须有人兼职,首先,a、e、i一一对应。麻烦在于满文ouū如何记录蒙语?ouü四个字母。通常有以下对应关系:

满文o蒙文对应严格o;满文ū对应蒙文,以及γu和qu中的u;满文u对应蒙文ü,以及非γu和qu中的u。可以看出,这个方案还不成熟,除了o和γu和qu中的u,uü三个字母仍然有点混乱,但如果读者知道蒙古语,他们就会明白这种混乱可能不会造成太大的不便。它不会在这里展开。

辅音字母也有些不尽如人意,首先,满蒙大致相同的辅音,如:b、m、n、l、s、ng、r不用说,下面简要介绍以下不完全相同的辅音字母:

用满文的d和t区分蒙文d和t;满文阴性g和k蒙文阴性同形的区别g和k;类比满文,区分蒙文非词首辅音y和j;满文阳性h和g蒙文分别对应q和γ;辅音字母满文音节末k对应蒙古文音节末辅音字母γ和g;当时,蒙古语格助词的写作方法与八协改革后的写作方法略有不同。当然,蒙古语是指当时的蒙古语正字法。让我们逐一介绍[5]。

有四种领格:-yen,-nu,-gun,-un,我们可以猜到它们用在哪里;和格有两种,分别是:-dur、-tur,没有必要详细说明;宾格有三种:用于元音和辅音k、ng词干结束后使用-gi,分写,用于辅音n词干结束后使用-ni,分写,用于其他情况-i,连写[6];从格有一种,不分阴阳都是ece;有两种格子,元音结尾用-ber,辅音结尾用-iyer,同样不分阴阳;按阴阳分为两种联合格:-luga、-luge。圈蒙文主要是机械文书面语的机械转写,不是口语情况,但有些单词是根据口语发音记录的,如:

tenggeri天isun九cicik此外,清文鉴系列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需要说明,即蒙古文多音节词尾s一般写词尾n这种形式,在圈蒙文中基本还原。

满文脱胎于蒙文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康雍乾三代时,满语对蒙语的发展有着积极的反哺作用,满文翻译汉文,蒙文再对译满文,对蒙语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,如果圈点蒙文的设计各位严密用心一些,未必不会成为通行的文字,但凡事没有如果,圈点蒙文注定只是历史的彩蛋罢了。

最近,许多用户正在寻找关于离婚证书蒙古文本的答案,并找到了19052406张原始离婚证书蒙古文本设计图片。今天,我将总结几个答案给你解释! 97%的新读者认为(离婚证书蒙古文:清代圈蒙古文入门教程(..))值得一读!

您可能会喜欢以下文章

毕业证样本网创作《离婚证蒙古文:清代圈蒙文入门教程(..)》发布不易,请尊重! 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zyyhgd.com/218321.html

(0)
上一篇 1分钟前

相关推荐

  • 离婚证蒙古文:清代圈蒙文入门教程(..)

    清代圈点蒙文”入门教程(..)

    满文ū对应蒙文,以及γu和qu中的u;
    满文脱胎于蒙文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康雍乾三代时,满语对蒙语的发展有着积极的反哺作用,满文翻译汉文,蒙文再对译满文,对蒙语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,如果圈点蒙文的设计各位严密用心一些,未必不会成为通行的文字,但凡事没有如果,圈点蒙文注定只是历史的彩蛋罢了。

    10秒前
    10
客服微信
客服微信
返回顶部